青青书屋

虎TV-高清免费 色情抖音-免费 番茄社区 黄瓜视频 高清免费

【对不起,这绝对是个意外】

627

    如果这是个意外的错误,我宁愿顺着这意外,一错到底。--歆宇

    我是今年刚国中毕业的学生,我叫李歆宇。

    我有个忙于生意上的奔波的老爸,和一个贤妻良母的老妈。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刚刚
小学毕业的妹妹,叫李歆韵。

    老爸的生意这几年做的好了,准备把这边的生意全交给一个他信赖的朋友,到加拿大去
做一个新的分公司。

    老爸老妈都想让孩子去受外面的教育,可我已经到了上高中的时候,而妹妹刚刚小学毕
业,还小,比较容易适应外界的环境,所以他们选择了让妹妹跟爸爸一起,到加拿大去读书。

    " 我不要去!" 不管老爸老妈跟妹妹说多少次,妹妹总是一口拒绝。任凭他们怎么哄,
说外面的世界如何如何好,妹妹都不为所动。

    末了,老爸也没耐心了," 歆韵,爸爸妈妈已经决定好了,你只要知道就好了,不用提
出什么其他意见。"

    "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 妹妹激动的叫着,跑回房间里" 碰" 的一声把房门砸上了。

    " 哎…" 老爸无奈的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歆宇,你比较懂事,让歆韵到外面去读书
也是为了她好,你去劝劝她吧。"

    因为从小到大我跟妹妹的感情都很好,所以我也不奇怪老爸会让我做这样的" 思想工作
" ,毕竟不是第一次了。

    " 歆韵?" 我打开房门,轻轻的问道。歆韵正一个人坐在书桌边,背对着我一只手伫着
下巴。

    " 哥,你不用跟我说了,我不去就是不去!爸爸妈妈他们再怎么逼我我也不去!" 歆韵
头也不回的对我说道。

    我搬了椅子坐在歆韵旁边,对她说," 歆韵啊,老爸老妈他们也是为你好,现在人人都
想出国留学,你干嘛那么不想去呢?"

    " 我就是不想去嘛!" 歆韵孩子气的说道。

    " 舍不得这里吗?" 我问。

    " 恩。" 歆韵点点头道。

    " 总会有新朋友的,到那里就会有新的同学和朋友了,没关系的。"

    " 才不是!人家才不是舍不得同学!" 歆韵马上反驳。

    " 那你舍不得什么呢?" 我不解的问道。

    " …" 歆韵低着头没有说话。隔了一会,才缓缓的说," 哥哥也跟我一起走我就去。"

    原来是怕孤独啊,哎,果然是小孩子。我对歆韵说道," 之前老爸老妈不是说过了吗?
只能让一个人过去读书。再说我要是过去了,老妈一个人在这里不是很可怜吗?"

    " 那就让妈一起过去啊。" 歆韵说。

    " 那怎么可能呢?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全家到那边去啊。" 对这样孩子气的回答不禁感
到有些啼笑皆非。

    " 那我就不去!" 歆韵又说道。

    " 歆韵,怎么可以这么任性呢?再这样的话哥以后不理你咯。" 我佯装生气的样子说道。
从小歆韵就很怕我生气,这招是我对付歆韵的最后绝招,不到无可奈何的时候绝不出手,但
是也百试百灵。

    " 别啊,哥…可是如果我去那边,哥也不能理我了不是吗?" 说着,竟有种落寞的感觉,
听的我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 别说的那么可怜的感觉嘛~"我挤出点笑容道," 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

    " 可是人家真的不想一个人去那边,我想跟哥在一起。" 歆韵哀求似的语气跟我说着。
听的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 乖,歆韵,要学会独立嘛,人长大之后都要独立的。" 我又劝道。

    " …" 歆韵又不说话了,低着头,极不情愿的样子。

    " 哎…" 这次换我妥协了,我实在不想看到歆韵这个样," 好吧,我跟老爸老妈说说看。
"

    " 真的吗?" 妹妹听到我这么说,大喜过望,眼睛里好象放着光。

    " 恩,真的,哥现在去问问看。" 看到歆韵这样,我又安心了些。

    " 耶~ 我就知道哥对我最好了~ !" 歆韵一边高兴的说着,一边拽着我的手往客厅的方
向去," 快去吧哥,我在这等你好消息~"

    " 是~ 是~"总觉得有些奇怪…哎,为什么刚才要一心软答应她呢…真是的。

    看见我从房间里走出来,老妈赶忙上来问," 怎么样?歆韵她不闹别扭了吧?"

    " 呃…妈啊,其实真的有必要要让歆韵到那边去吗?"

    老妈望着我眨了眨眼睛,似乎是不能相信刚才的话是从我最里讲出来的," 歆宇,你说
什么傻话呢?有这样的机会当然要让她去啦,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对她好吗?"

    " 可是,歆韵很怕寂寞的,我怕她一个人去那边适应不了。" 我看着老妈,又望了一眼
老爸,他似乎有些生气我居然帮妹妹说话。

    " 有什么关系,小孩子嘛,一下子就适应了…" 老妈话还没说完,老爸就过来冲我说道,
" 歆宇,你搞什么啊?是让你去劝你妹妹,你怎么反而被她劝回来了?"

    " 可是…" 我还想说什么,不过老爸没给我这个机会。

    " 没什么可是的了,反正这次肯定要让歆韵过去的,为了她的未来现在吃这点苦算什么?
你也不用再去劝歆韵了,回房间去吧。" 老爸不高兴的说完,就一屁股坐回沙发上去了。

    老妈也边摇头边走开,一边嘟囔着," 哎,这两个孩子啊…"

    我无奈,缓缓的走回房间里去,却看见歆韵探着个头在房间门口,显是刚才的对话她全
听到了。

    我对她做了个没办法的手势,说道," 哥也没办法了,刚才你都听…"

    " 对不起~ 哥!" 我还没说完,歆韵反而跟我认起错了。

    " 怎么了,歆韵?" 我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歆韵跟我道什么歉。

    " 害你被爸妈骂了…对不起…" 歆韵依然低着头,说道。

    " 没关系,没什么的。" 原来是这事啊,歆韵这小丫头什么时候也变的有些懂事了,还
晓得我是因为她被骂的。

    " 喏,你也听到了,哥也没办法拉…" 我继续跟她说道,生怕她又发起孩子脾气来。

    " 恩…我知道了,我去就是。" 歆韵小声的说道。

    这倒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我本想歆韵要是不跟我发脾气就已经最好的了,没想到现在
还同意跟老爸一起去加拿大。

    " 歆韵…你都想好了?" 我试探性的再问一次。

    " 恩,是拉,我要去拉。" 歆韵回答着,似乎对我反而问她这样的问题感到有些奇怪。

    不过,这样总是好的,至少家里不会再有什么其他不开心的矛盾事件了。晚饭的时候歆
韵就把这个决定告诉老爸老妈了,他们对歆韵态度的突然转变感到有些吃惊,不过还是都很
高兴的,还说今天中午骂错我了,说我劝人真是有一套。我则有些受宠若惊,因为歆韵为什
么会突然转变想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更别说什么是我的功劳了。

    晚饭结束之后,老爸对我和歆韵说," 再有一个星期,我就带着歆韵过去加拿大了。"

    " 啊?这么快?" 我和歆韵不约而同的道,毕竟的确,是有些太赶了吧。

    " 恩,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老爸也赶着要到那边的公司去。过两天我和你妈会去把签
证办了。"

    我和歆韵的心情都有些复杂,本来想要去那边也就算了,反正又不是见不到了。不过突
然说下个礼拜就要过去,这也未免太快了些,令我有些难以接受歆韵和老爸就要离开我们到
那边去生活的事实。

    " 这两天,反正你也在放假,就多带歆韵出去玩玩吧。" 老爸过了会,补充道。毕竟是
疼女儿的,早上那样生气也是迫不得已。

    晚上,躺在床上却迟迟都睡不着,觉得黑漆漆的房间似乎变的很空洞,只有窗外的一轮
月光射进来,却觉得月光也变的更加狭窄了。但是其实房间和月光哪有什么变化,只是觉得
再过不久这房子里就只有我跟老妈两个人了。我才发现原来真正害怕寂寞的,是我自己。

    客厅外面早已经没有了动静,老爸老妈和歆韵都已经睡了吧。正这么想的时候,门口却
突然传来" 扣扣扣" 的敲门声。是谁呢?正这么想的时候,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

    " 哥…睡了吗?" 是歆韵。

    " 还没。" 我坐起身来,回答道。门开了,歆韵抱着她的枕头走了进来。

    " 这么晚还不睡,怎么了你?" 我问。的确,这是很少见的情况吧。

    " 我睡不着,哥。" 歆韵说着,挨到床边来," 我跟哥睡一起吧,可不可以?"

    " 呃…"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睡过了,自从我上了国中之后我们就分房睡了,这事多
少来的有些突然。歆韵离我很近,但是我却看不清楚她的脸。

    " 哥…不可以吗?" 歆韵说着,声音却有些怪怪的。拌着窗外传来阵阵的风声,一丝月
光透过散去的乌云照了进来,正好带来一泻洁白的光线射在歆韵的脸上。我才发现,歆韵的
眼睛是肿的,像刚哭过一般。

    " 歆韵,你怎么了,哭了?" 我关心的问道,才想起来刚才歆韵的声音是带着些许哭腔
的。

    " 哥…我不想离开这里…" 歆韵说着,眼泪就顺着她的脸颊一滴滴的滑落,月光的照射
下,变的十分晶莹剔透。

    我一下子便慌了手脚,劝歆韵道," 别哭了,又不是以后都不回来,别这样,歆韵。"

    " 哥…我舍不得你…我真的不想过去。" 歆韵的泪没有止住,反而越流越多,都快像条
小溪似的了。

    " 不哭了,歆韵乖。" 我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腾出一片空间来示意歆韵上来。

    歆韵抱着枕头,绻着膝盖坐在我身边,还在不住的抽泣着。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边
劝她别再哭了。

    手上做着机械性的动作,脑子里却乱的很。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我在歆韵心里的比重那么
大。是,我们是从小一起生活,老爸经常在外奔波,家里就剩我和歆韵和老妈。不过尽管如
此,我觉得我的童年还是挺幸福的了,我想歆韵也是这么觉得的吧。虽然我和歆韵差着3 岁,
但是这3 岁似乎没有在我们之间形成什么障碍,而且感情还出奇的好,虽然有的时候闹闹小
别扭,但是从来没出过什么大岔子。这就是人们说的血浓于水的亲情吧。

    等我回过神来,歆韵的呼吸已经趋于平稳了,却是在自己的膝盖上靠着睡着了。也许是
哭的累了吧。我把歆韵的身子放平,腾出整张床的位子来给她睡,自己抱着自己的枕头去歆
韵的房间睡去了。那晚在歆韵的床上,闻着上面特有的香气,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也不讨
厌,就这么沉沉的睡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搬出来,只是觉得好象我们都已经大了,
不该再睡在一张床上。

    第二天我是被歆韵拉起来的,显然是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都日上三竿了还觉得很困。
迷迷糊糊的听见歆韵在问我什么问题。

    " 哥~ 你听见我说什么没啊?" 歆韵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

    我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些," 怎么了,歆韵?" 我问。

    " 我说,哥昨天晚上为什么自己跑到我房间来睡觉?" 歆韵都着嘴问道。

    " 恩?哦…" 才想起来自己是睡在歆韵房间里的,我赶忙起身。

    " 哥~ 你还没回答我的,要去哪里?" 见我起来,歆韵接着问道。

    " 没什么为什么的吧," 我说," 我只是…怕我的床挤不下我们两个,你又已经睡着了,
所以我就自己搬过来咯。"

    " 真的吗?" 歆韵不大相信我说的话。

    " 当然咯,不然你说为什么?" 我反问歆韵道。

    " 我说…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啦~"

    " 那不就行咯?好,我要换衣服了,别进来。" 说着,走进自己房间里,把门关上了。

    看看我的床,被子已经整齐的叠好了,歆韵的习惯还是挺好的嘛。我自己就没有叠被子
的习惯。想起歆韵,再看看床,昨天歆韵躺在床上的位置--其实床宽的很,对于歆韵这样娇
小的体型完全是绰绰有余了,再加上一个瘦高型的我怎么说也是正合适而已,只是…哎,还
是不多想了。

    换好衣服出来,歆韵已经在吃着早点了,旁边还摆着一份,看来是老妈留给我的了。

    " 哥,昨天跟爸妈他们说好了,今天你要带我出去玩哦。" 歆韵边吃着嘴里的面包边说
着。

    " 是~ 是~ 哥知道了。"

    本来夏天老在外面呆着是会让人觉得热的发慌的,不过好在前两天才下过的雨,现在倒
也又些凉爽的感觉。陪着歆韵逛着逛那的,其实也不轻松。歆韵平常比较少出来,今天就显
得特别兴奋,这家点要去看看里面的发卡、束发,那家点要去看看里面的毛绒玩具、小挂饰
什么的,甚至连文具店都想进去看看。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这街有什么好逛的,不过歆韵倒
是看的很开心。

    到了下午,我就开始受不了了,午后两点的气温实在就让人感觉在蒸笼里一般,我赶紧
拉着歆韵进了一家冷饮店。

    一到店里马上就有一股清凉的气息涌上来,这种天气就应该是在这样的冷气房里度过才
对嘛。我们选了个周围没什么人的清静位置坐了下来,两包歆韵买的东西往旁边地上一放,
这才轻松了下来。不一会,和蔼的店员小姐就过来问我们要喝什么了。

    " 两杯柠檬汁,谢谢。" 经过一段令店员小姐都有些不耐烦的时间之后,我们讨论出了
结果。

    " 呃…" 在翻钱包的时候却让我十分郁闷,刚才一直没注意的在买东西,现在身上的钱
根本不够买两杯饮料了。

    " 怎么了哥?钱不够了?" 看出了我脸上难看的表情之后,歆韵问道。

    " 恩…是啊。没事,哥不喝了,你喝吧。" 我说道," 服务员,只要一杯就够了。"

    歆韵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又像开窍了一般,开心的对服务员小姐
说," 拿两根吸管来,谢谢。"

    " 你要两跟吸管做什么啊?" 我问歆韵道。

    " 当然是跟哥一起喝咯~ 不然还拿来玩啊?" 歆韵恶作剧般的笑了笑,说着。

    " 呃…我都说过了我不喝了嘛…" 想到和歆韵喝同一杯饮料,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赶忙拒绝。

    " 看哥,你的脸那么红,肯定是热坏啦,不喝点东西怎么行。" 歆韵看着我,认真的说
道。

    " 都说了不用了嘛…" 我又拒绝。我的脸红不是因为热的关系吧…不过歆韵要这么想也
没什么不好的。

    " 还是哥不敢跟女生喝同一杯东西呀~ ?" 歆韵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我说道,边接过服
务员送来的两根吸管和饮料。

    " 开玩笑,你哥我会怕这个?你小丫头片子没见过世面还敢说哥,哥就喝给你看。" 虽
然本来是很不情愿的,也知道这是激将法,不过对于深知我弱点的歆韵来说可是百试百灵的
绝招。

    歆韵得意的笑着,拍拍她旁边的椅子,示意我坐过去。

    " 干什么?" 我问。

    " 不坐过来你怎么够的着吸管呀,笨~"

    " 好啊,居然敢说你哥笨,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虽然这么说了,但是歆韵看起来还
是一点都不怕的样子。这样的斗嘴平常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既然都已经答应了,我就走过去坐在歆韵旁边。

    " 要喝了哦~"我说。

    " 喝啊~ 这么婆婆妈妈的做什么。" 歆韵说道。

    好~ 好~ 喝就是了,真拿她没办法,我便拿起吸管凑上去。

    喝了几口之后转头看看歆韵,却是一脸复杂的表情,正不知道在想什么。" 歆韵啊,到
你喝咯~"

    " 啊?" 歆韵抬起头来,正好接触到我的眼神,突然脸一红又转向其他方向去,然后又
转回来,看着吸管,战战兢兢的伸出手去。

    呃…她不是还激我来着嘛,这下我都放开了,她反倒扭捏起来了,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这之后的气氛一直都很奇怪,一直到出冷饮店为止,我们都没再说过话,她也一直看着其他
地方,没正视过我一眼。好在这种奇怪的情况在晚饭之前就恢复正常了。

    晚上要准备睡觉的时候,门又被敲响了。

    " 哥,我可以进来吗?" 依然是歆韵。

    " 呃…哥要睡了…歆韵也早些睡吧。" 我变相的拒绝。

    " 可是…"

    " 别可是了,快回去睡觉吧。" 我说。

    " 哦…那…哥晚安。" 声音听起来很失望。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拒绝她,但是想到妹妹想进来跟我睡一张床,就觉得这似乎是不
应该的事情。不过也说不定,是歆韵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吧。不知不觉的,昨天歆韵那落泪时
楚楚可怜的模样又出现在我脑中,我摇了摇头,竟有挥之不去的感觉。突然又回想今天在冷
饮店里的歆韵,那泛红的面颊,居然有些砰然心动。

    我在想什么啊…锤了自己几下,散去了那些奇怪的想法之后才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之后又带着歆韵出去玩了几天,她还是一直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家之后老爸老妈也
只是劝她说这些东西买了之后又不会都带走,让她少买点。但是每次都还是照样把钱给我让
我带歆韵出去。

    " 这样不会怎样吗?" 我曾经问过老爸。

    " 没事的,就这几天了,让她玩疯些吧,没什么关系的。"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老爸另
类的补偿方式呢。

    不过尽管如此,一个刚毕业的小学生的消费力也强不到哪里去,没花什么大钱就是了。

    这天老爸老妈要去领签证,前一天就跟我们说过了,让我们自己准备中餐,不然出去吃
也可以。

    " 哥,我们今天别出去玩了吧。" 歆韵突然跟我说。

    " 怎么?觉得不好玩吗?" 对于突然这么说的歆韵,我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 不是拉,这两天天天玩,有点累了。" 歆韵说," 而且我后天就要走了,我想多在家
里看看。"

    " 别说的' 风萧萧兮易水寒' 的感觉嘛,以后有的是机会回来咯。"

    " 哥,我走了之后你会想我吗?" 过了一会,歆韵突然问道。

    " 恩,当然会咯。" 我说。毕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不想是不可能的吧。

    " 恩,我也会很想哥的。" 歆韵说道。这让我又想起了几天前的夜里,歆韵说过的话。
想起的同时,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不知该如何形容,就好像肌肉紧缩一般,又有些痒,以
前从来没有过的。

    " 哥," 歆韵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中," 家里有酒的吧?"

    " 恩,应该有吧," 我记得家里是有老爸买来的几罐啤酒放在冰箱里," 你问这个做什
么?"

    " 我看电视,里面的大人开心的时候都喝酒,今天我也很开心,哥陪我喝吧。" 歆韵露
出灿烂的笑容,说着。

    " 可是…歆韵你喝过酒吗?"

    " 没有。" 歆韵看我好象不打算让她喝的样子,便都着嘴对我说," 有什么关系嘛!人
家就是要喝。"

    " 是~ 是~ 哥帮你拿去就是。" 哎…无奈,到冰箱里拿了两瓶易拉罐装的啤酒出来。"
听说这个会喝醉诶…" 我还抱最后一点希望劝服歆韵不要尝试这个东西。

    " 那有什么关系…哥喝过吗?" 歆韵问我。

    " 没有。" 我如实回答。

    " 那不就行了~ 说不定根本不会喝醉呢,哥自己都没试过,怎么知道啊。" 歆韵取得压
倒性的胜利,我还是没能阻止她把那瓶易拉罐打开。

    像开可乐一样,开啤酒的时候也有很多气冒出来,发出滋滋的声音。我还在犹豫要不要
打开我面前这瓶的时候,歆韵就已经抢了过去,二话不说的滋的一声打开了那瓶酒。一打开,
就有一股浓郁的麦香扑鼻而来。

    " 来~"歆韵边把一瓶酒硬塞到我手里,一边拿着自己的瓶子来撞我的瓶子,学着电视里
看到的那样,说着," 干杯!" ,然后灌了一大口进嘴里。

    无奈,我只好喝了。刚入口,觉得苦苦的,味道说不出的怪。

    抬起头看看歆韵,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她好象很难受的硬把嘴里那口酒咽下去了。

    " 怎么这么苦?" 歆韵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是不是坏的啊?"

    看着她的样子,我不禁好笑。" 哥的也是苦的,可能酒就是这样的吧。"

    " 骗人~ 一点都不好喝嘛,为什么大人还那么喜欢喝…" 歆韵苦着脸抱怨着。

    我又尝了一小口,觉得苦味似乎没那么浓了,却还是没有好喝的感觉。

    歆韵见我又喝了一口,便也跟着喝,不过这次很小心,只喝了一点点。

    " 好象没刚才那么苦了…" 歆韵说道," 不过还是不好喝…"

    虽然说不知道喝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但是家里的东西开了这么一点就丢掉的话,
怎么想都觉得太浪费了,所以我又接着喝了几口。

    " 哥啊…" 歆韵苦着脸说," 我不想喝了…"

    " 那就别喝了吧。" 既然歆韵不想,我也不强迫她,虽然还是觉得很浪费。一边喝着自
己手中的那罐冰凉的啤酒,慢慢发现苦味似乎淡了很多,而且有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味道慢
慢能感觉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大人们说的醇香呢?不知不觉,呼吸变的急促了起来,心跳似
乎也变的很大声。这是不是就是大人说的喝醉的症状啊…

    " 哥,你的脸好红哦…" 歆韵在一旁对我说。

    " 是吗?我去看看…" 想起身去厕所照照镜子,刚站起来就发现晕乎乎的,险些站不稳
又跌回沙发上。

    " 哥,你没事吧?" 歆韵看出我有些异样,关心道," 是不是喝太多了啊?"

    " 没事,就是有点晕,没什么的。" 我说道。

    " 别喝了吧,剩下这些拿去丢掉好了。" 歆韵说道。

    " 可是很浪费的,你看上面标价,好贵的…" 我说,伸手准备再喝几口。

    歆韵看的又急又气,夺过我手上剩下的小半瓶就往自己嘴里灌。表情就像在承受什么痛
苦似的,紧紧地闭着眼睛,等我要把那瓶东西抢回来的时候,里面已经一滴不剩了。

    " 这样行了吧?" 歆韵都着嘴,有些生气的对我说道。看着歆韵不知道因为生气还是因
为喝酒而泛红的脸,眼角还带着些泪光,生气的模样,我又感觉心上像被重重的锤了一下一
般,说不上难受却不怎么舒服的感觉从心中蔓延开来。

    " 哥…怎么了?" 看着我突然有些呆板的表情望着她,歆韵一边把头转向一边,一边问
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脸似乎更加的红了。

    " 没什么…可能真是喝多了吧。" 我说。我们俩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 哥…" 还是歆韵先打破了沉默," 我觉得头好晕哦…" 说着,靠向了沙发的一边,半
躺着。

    " 喝多了吧…谁让你抢我的酒喝了。" 我说,其实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脑袋里一下
一下的涨,还头疼。

    现在这个状况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东倒西歪的坐在沙发上,希望情况会自己
慢慢的好起来。窗外的风在吹着,客厅本应该空空的桌上摆着一瓶刚喝了一两口的啤酒,垃
圾筒里面还放着一个空易拉罐。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居然好象听见了啜泣的声音,而且还越来越真切。我突然意识到那
不是什么幻觉,而是从旁边的歆韵身上发出来的。

    " 歆韵,你怎么了?" 我关心的问着,坐起身子来,果然看见歆韵倒在沙发上一边用手
擦脸上的眼泪。

    " 没事…" 歆韵赶忙坐起来,用力的抹了几下眼睛鼻子,想把自己做的想没哭过一般,
" 我没事。"

    我把手搭在歆韵的背上轻轻的拍着," 没事哭什么啊?"

    不问还好,一问,歆韵的眼泪就像止不住一般,哗哗的流了出来,往我怀里一靠,哇哇
的哭出声音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保持身体一直不动给歆韵靠着,然后不住的拍歆
韵的背,安慰她不要哭了。尽管如此,脑袋里一涨一涨的还是让我觉得很难受。

    过了好一会,天色似乎都暗了下来,却不是因为太阳下山,而是因为乌云密布挡住了阳
光。歆韵也总算停下了不哭,才缓缓的说道," 我刚刚突然想起来后天就要走了,以后不能
跟哥在一起了,就不知怎么的停不下眼泪来…"

    "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哭的,不是说过了吗?又不是不再见面了,以后还是会再见的啊。
" 我伸起手来想让歆韵坐起来,不料她却顺势抱住了我。

    我一下子就不知所措了起来,心里那种异样感又变的十分强烈,脑子从空白中回来之后
才发现,原来心也跳的很快,头靠在我胸膛上的歆韵应该也听的很清楚吧。

    抱着我的歆韵一直没有发出声音,客厅里安静的出奇,唯一能听见的就是彼此剧烈的心
跳和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而此时尴尬的是我抬起的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 哥…我舍不得你。" 歆韵抱着我的手勒的越发的紧。

    " 别这样,歆韵。" 嘴上这样说,但是歆韵的话还是听的我心里一阵阵的波澜起伏不定。

    " 我??喜??欢??你。" 歆韵很紧张,但是还是咬字很清晰的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窗外
的雨突然大了起来,哗啦啦的打动人的心弦。

    " 歆韵…" 听到她突如其来的告白,我的脑袋里轰的一下空白了。心里竟好象有个声音
附和着,眼前不断出现的是歆韵的面庞,月光下的泪痕、冷饮店的红晕、酒后的羞涩,全部
汇聚起来……在我眼前的,居然是歆韵紧闭的双眼,两人的距离已经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
歆韵的双唇微张着,睫毛微微颤动着,心中那种无法形容的异样感已经强烈到无法遏止的程
度了。

    我的心颤抖着,对着那粉色的双唇,吻了下去。

    歆韵的嘴唇那柔软的触感让我又像刚才一般感到脑袋里一片空白,意识恢复之后,我才
发现,我的初吻,给了我的妹妹。

    发觉这是件不对的事情,反射性的收回头来。歆韵睁开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我。也许
是酒力还没散去,我们两的喘息都异常的剧烈。

    " 哥…喜欢我吗?" 歆韵像是股起了很大的勇气,问我道。

    " 呃…" 被突如其来的这么一问,我还没反映过来怎么回答,只是感觉到心中有个声音
在轻轻的附和着。

    " 不喜欢吗…" 歆韵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所以哥才不跟我睡一张床…不让我进你房间
…" 说着,一双大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

    " 不是,不是这样的。" 我赶忙否认道," 哥…哥也喜欢你…" 战战兢兢的,我不知道
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有悖伦理的话。虽然心中有些许的不安,但是却有种十分释怀的感觉。

    " 太好了…" 随着歆韵的眼睛轻轻的一眨,两颗泪珠从眼眶里滑了出来,歆韵很开心的
说了这三个字之后,用力的抱住我,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过来,我被突然而来的力压了个措
手不及,两人一起倒在了沙发上。尽管有些狼狈的感觉,但是看着歆韵开心的笑容,我也开
心的笑了。

    窗外的大雨还在下着,不时的传来打雷的声音。

    歆韵压在我身上,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这次她选择了主动,闭上眼睛的同时,缓缓
的把自己的双唇凑了上来。

    第二次接触那柔软的唇,开始不满足于唇碰唇的浅吻,我尝试把我的舌头伸过去。先是
碰到歆韵冰凉的嘴唇。歆韵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但随即又安心的闭上眼睛,接纳了我舌头的
深入。轻轻的来回刮着歆韵的舌头,感觉有点痒的感觉,我想歆韵也是一样的感觉吧。终于
在我不停的挑逗下,歆韵也开始有所行动。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唾液、气
息和心情,我想试着引导着歆韵进入我的口中,但不知道是怕羞还是怎么的,歆韵总是迟迟
不肯伸过来。

    如果说有什么天然催情剂的话,我想接吻就是最有效的之一。歆韵紧紧的贴着我,我想
她也能感觉到我下体那肿胀不堪的东西了吧。

    唇分,歆韵似乎感觉到我的下体的异样,用一种害羞的眼光看着我,又低头像在思考什
么。我则微笑的看着她,没多说什么。窗外滴答声让我觉得即使在这么近的距离,也无法听
清楚歆韵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歆韵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突然坐到一边,然后把手轻轻的放到我的腿
间。歆韵的动作让我感到十分惊讶。她抬头看见我的表情之后不禁笑出声来。害羞的说道,
" 哥的表情好奇怪哦…"

    " 可是你…"

    " 有什么关系…小时候一起洗澡的时候都看过了嘛…" 歆韵小声的说道。

    " 那不一样呀…不对,应该说差多了,我们多少年没一起洗澡了…" 对于歆韵的说法,
我不禁又急又气,赶忙解释道。一边说着,我坐起了身子,往后挪了一些。

    歆韵没有放弃,我往后挪她就往前爬,便又要伸手过来。

    我抓住她的手,对她说," 歆韵,你是我妹妹…我们这样…"

    " 那又怎么样?有谁规定了妹妹就不能喜欢哥哥?我就要做哥的妹妹还要跟哥在一起!
" 歆韵赌气的说道,就在我还在考虑如何回答之时,歆韵已经挣开我的手,伸向我裤子的拉
练了。

    " 歆韵…" 我有些生气的看着她,她也皱着眉头,都着嘴怒视着我。我刚想开口说点什
么,却被窗外的雷声打断了。

    " 哥…" 过后是她先开口了," 我只是想…留点回忆而已…这都不行吗…?"

    这话,深深震撼了我。异样感再度回到我的心上,我放开了束缚住歆韵的双手。

    歆韵看着我,开心的笑了。虽然无奈,但是歆韵这么高兴,我也觉得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歆韵小心翼翼的拉开我裤子的拉练,解开了扣子,就准备再脱下我的内裤。她的手抖的
十分厉害。就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我又伸手阻止了她。歆韵马上抬起头来幽怨的看着我。
我轻轻的道了一句," 想把回忆留在客厅里吗?"

    " 讨厌!" 歆韵娇嗔着,站起身来。

    本来想在我房间的,但是歆韵一直坚持,我说会把床单弄脏的,她说没关系,花花绿绿
的床单才不会明显。一句话说的我哭笑不得,也就至少由得她了。

    坐在歆韵的床上,周围都是香香的味道。歆韵继续着刚才的工作,想把我的最后防线也
解除了。她颤抖的双手慢慢的靠近我,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紧张。

    就在裤子被拉开的那一瞬间,紧绷已久的下体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 好大…" 歆韵有些惊讶的感叹着。

    " 都说了不一样吧…" 我无奈的说着。

    歆韵接着想把我的上衣也脱了,我说," 我都要给你脱光了,你还一件没脱呢。"

    一句话把歆韵说的羞红了脸,没办法,正准备脱的时候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对我说,"
转过头去,不要看!"

    我无奈,把头转了过去。老半天都听不到什么动静,就又问," 好了没啊?" 一看,歆
韵站在原地,刚才的衣服现在还是在她身上。

    " 不行…我怕哥会偷看,我要去厕所脱。" 说完,红着脸,一溜烟的跑了。留下啼笑皆
非的我一个人坐在床上。

    过了一会,门开了,歆韵居然裹着一条浴巾进来。

    " 你啊…这迟早都要给我看到的,干嘛这样遮遮掩掩的啊…" 对歆韵这样匪夷所思的行
为,我不禁说道。

    " 人家就是怕羞嘛…" 歆韵裹着浴巾爬回床上来,看着我变小的下体," 怎么又变小了?
"

    " 冷静下来就变小咯…谁让你脱那么久。" 我说。

    " 那现在要怎么办?" 歆韵有些好奇的望着它。

    " 你摸摸它试试。"

    " 哦…" 歆韵凑进过来,伸手过来轻轻的握住," 是这样吗?"

    " 恩…" 歆韵冰凉的小手把着我的下体,让我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下体一下子就又
胀起来了。

    " 哇…它又变大了。" 歆韵说道,另外一只手也伸了上来,两手轮流把玩着。

    " 唔…" 歆韵的小手来回动着,不时收手时指甲轻轻的刮着,让我觉得十分的兴奋。

    " 它好象又大了…. 啊~ !" 歆韵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扑倒在床上了。

    " 哥…干什么拉~"歆韵又娇嗔道。

    " 哥来给你…留回忆了…" 说着,一手拉开了歆韵的浴巾。虽然小时候见过歆韵的裸体,
但是跟现在确实是不大一样,瞬间让我有种眩目的感觉。

    " 啊~ !" 歆韵赶紧伸手过来挡住重要部位。

    " 歆韵…" 我对她说," 手拿开了好不好?" 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歆韵的手。出现在眼
前的是只有些许发育的胸部,微微的隆起和小巧的乳头。下体也只是微微的发育,还是那么
的白净无暇。我把手放到歆韵的乳房上,轻轻地用了点力捏,感受了一下那柔软的触感,"
感觉怎么样?"

    " 有点痒…" 歆韵拿手遮着脸说道。我把她的手拿开,双唇再度吻了上去。

    这次一把舌头伸进去,歆韵就开始很积极的配合我,我故意分开,又在歆韵洁白的贝齿
边上来回拂动,但很快又被歆韵的舌头卷了去,纠缠在一起了。

    一边深吻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一只手不断的搓揉着歆韵柔软的乳房,另一只
手开始向歆韵的秘密地带进发。发现了我的意图,歆韵挣脱了我的吻,用手护着下体。

    " 歆韵…你这样我怎么继续呢…" 我伸手顺了顺歆韵的头发,再度吻上歆韵的双唇,把
他保护自己的双手拉开之后,她也没有再继续为难我。

    我的手在那附近探索着,发现那里也就是一条小小的缝罢了,再来回抚摩的时候发现有
一个小小的点,经过的时候歆韵全身会微微颤抖一下。我就不断的挑逗那里,一边离开了歆
韵的唇,却占领了歆韵的另一个乳房,在小巧的乳头和淡淡的乳晕上来回轻咬,舔弄着。

    " 呀…不要这样啊…哥…" 歆韵挣扎着," 好难受啊…"

    我伸进几根指头进入那神秘的小穴中,刚伸进了一个半指节,就觉得遇到的障碍物。

    " 嘶…" 歆韵呻吟出声来。

    " 痛吗?" 我关心的问。

    " 还好…没事…"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一听就知道很勉强。我便不住的玩弄其他地方,
希望能刺激的歆韵更敏感些。

    直到我觉得歆韵的下体有些潮湿了,才准备进入歆韵的身体。而她早已不安的在床上扭
动了。

    " 骗人!这么大怎么进的去…" 我的下体在歆韵下缘处比画着,歆韵一看之后便露出不
可思议的神情来。

    " 我要进去咯…" 我征求意见似的说道。

    " 恩…哥…轻点,我怕…" 歆韵明显是紧张极了,感觉全身都在颤抖。

    我让她手扶着我的背,下体就缓缓的挺入了。

    " 啊…痛…哥…" 歆韵叫苦道。但是现在连那层薄薄的膜都还没突破。

    " 忍着点哦…歆韵。"

    " 恩…"

    我稍稍一用力,就进去了。

    " 啊~ !…好痛…哥…好痛。" 歆韵边呻吟着,手指甲在我背上几乎要嵌进肉里。

    鲜艳的处女红从我们的交接处流了出来。想转移歆韵的痛感,我于是吻上了歆韵的双唇,
抚弄着歆韵的双乳。歇了好一会,我问歆韵," 怎么样?好些吗?"

    " 恩,没关系了…哥继续吧。" 歆韵道,我也感到歆韵的下体再度潮湿起来,我才继续
开始了运动。

    " 唔…" 歆韵忍住声音轻声呻吟着,等我觉得顶到底的时候,还有三分之一在外面。

    " 可以吗?" 我心疼的问着。

    " 恩,没关系的…" 说完,给了我一个坚强的微笑。看着歆韵的笑脸,我又不住的吻的
上去。

    同时,下体开始了抽送。歆韵的里面很紧,甚至有些疼痛感,但是渐渐的,感觉到里面
越发的潮湿,阻力也就越来越小,然后就能很顺畅的进行活塞运动。

    " 恩恩…啊…" 歆韵开始发出了些跟刚才不一样的微弱的呻吟。

    " 舒服吗?" 我一边挺动着,一边问。

    " 恩…哥…恩…" 歆韵的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虽然只是这么小的一个动作,却给了我更
多的动力,我开始更用力的,每次顶到底的时候歆韵都会发出一声更大的呻吟,虽然还有三
分之一留在外面,但是歆韵的样子却给了我心灵上很大的满足感。

    " 恩…啊~ …哥…我…我爱你…" 歆韵轻声的唤道,虽然现在这三个字或许有些俗套,
但是现在的我听到这三个字却是十分受用。

    我不禁加快了速度,更加卖力的让彼此升上极限的颠峰。

    " 哥…快了…我好奇怪…有什么…像尿尿的感觉…" 歆韵正试着用模糊不清的词语拼凑
出完整的语句,手却搂的更紧了。

    渐渐麻痹的下体也开始感受到来自歆韵紧箍的小穴中传来的快感了,一层层的来回勒着
我的下体。

    " 哥~ …哥~ …我要…啊…啊~ …" 歆韵突然尖声呻吟起来,小穴也在剧烈的收缩着,
有什么灼热的液体从里面浇到我的龟头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更快的抽送,即将迎来的极
限让我抽送的越来越猛烈。

    " 啊…哥…不要啊…又…又…" 歆韵的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 我快了…歆韵…呃啊…" 做完最后的抽送,我把下体顶进歆韵的深处,释放出浓浓的
热精。

    " 啊~ !…啊~~…" 歆韵几乎是尖叫出来的,小穴里又一次剧烈的收缩,热流涌了出来。

    发泄完之后才发现体力几乎耗尽,再加上之前没有褪去的酒劲,我们就这样沉沉的睡去
了。

    等到我再一次挣开眼的时候夕阳正好从窗子射进来,乌云已经散尽,周围还闻的到香香
的味道。

    我…睡在歆韵的床上…

    我刚才…跟她做爱…

    我跟我的妹妹…歆韵做爱?

    这才想起我刚刚做了什么,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像犯了什么大错一样。四处张望,歆
韵不在房间里。

    " 歆韵!" 我叫了一声。

    " 哥?" 声音从客厅传来,随着脚步声,歆韵出现在了门背后。

    " 哥,我已经去把垃圾扔掉了,剩下那瓶酒也一起扔了。" 歆韵笑着说道,像在自报功
绩一般。可惜此刻的我已无心注意歆韵的笑脸了。

    " 歆韵…那个…哥…我们…刚才…" 不知该从何说起,我变的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歆韵似乎听懂了我想说什么,脸红了起来,有些扭捏的神色。

    " 不是…哥想说…哥不是故意的…刚才的事…因为刚才喝了酒…"

    " 哥…你在说什么呢?" 看着我紧张而认真的样子,歆韵开始感到不安。

    " 忘了它吧…刚才的事…" 我说," 对不起,这绝对是个意外…"

    " 啪" 一记清脆的响声传偏了整个房间。

    " 李歆宇!" 歆韵整个脸因为发怒而抽搐着,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眼泪一滴滴的落
下来,似乎还有些绝望的神情。

    " 你是什么意思!?" 歆韵冲我吼道。我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声不敢坑。

    " 你出去!出去!别呆在我房间里!" 歆韵指着门外冲我吼道,眼泪不住的滴落。

    我拿起衣服裤子,带着无限的愧疚,离开了歆韵的房间。歆韵重重砸上了门。

    老爸老妈晚饭的时候回来了,不见歆韵,便问我。

    " 在房间里呢。" 我说。

    老妈一扭门,锁着。" 怎么拉?歆韵?" 老妈关心的问着。

    " 没事,有些不舒服罢了。" 房间里传来歆韵的声音。

    " 不严重吧?" 老妈问。

    " 恩,没事,歇一会就好了。" 歆韵又道。

    " 那妈先去做饭,做好了叫你啊。"

    " 恩。" 歆韵在里面应道。

    老妈一边去做饭,一边把我拉进去,问我歆韵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还锁着门。我就说她
下午突然不舒服,去房间里面休息了会,怕吵,就把房门锁了。

    晚饭的时候,歆韵出来了,眼睛有些微微的肿。

    " 怎么了?这眼睛。" 老妈问。

    " 我在里面看小说呢,写的太感人了,就看哭了。" 歆韵答道。

    "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看小说的习惯?" 老爸问。

    " 爸你从来都没问过我的。" 歆韵一句话就把老爸说哑了。

    吃完晚饭之后歆韵就进房间去了,老爸老妈又问我些事情,想知道歆韵到底怎么了,不
过我的回答也跟歆韵说的差不多,老爸老妈始终没问出什么来。

    又是寂静的夜,我一个人躺在乌黑房间里。下午造成那场大雨的云似乎回来了,挡住了
月光,房间里连一点光线都没有。

    后天…后天歆韵就要走了。

    今天到底为什么做这样的事呢?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做了这样的事,是
有悖伦理道德的,所以就觉得做了一件错事。那真正的受害者歆韵又做错了什么呢?

    是的,我还记得,是我答应歆韵要留给她回忆的。至少那一刻,我真的感觉的到自己是
喜欢歆韵,爱她的--尽管这样是不对的。

    酒精并没有剥夺我我的记忆和我的思想。那我到底在推卸什么责任呢?

    歆韵后天就要走了。

    我给她的伤害…难道才是她带走的回忆吗?

    歆韵的笑脸,拉我跑这跑那买东西的画面;歆韵生气的脸,抢我的酒喝掉的面庞;歆韵
羞涩的脸,请求我留给她回忆的声音……

    不…不能是这样的。

    我缓缓的起身,走向歆韵的房间。到了房间门口,一扭门把,还是锁着的。我轻轻的敲
了敲门,唤道," 歆韵?睡了吗?"

    " 没有。" 里面,歆韵的声音冷冷的道。

    " 歆韵…哥有点话想跟你说。" 、

    " 可是我没话想跟哥说。" 歆韵依然带着冷冷的声音道。

    " 可是…"

    " 别可是了,哥回去睡觉吧,我也要睡了。" 有的时候,这样冰冷的声音比怒斥更能让
人的心破碎。

    " 哥明白了…晚安,歆韵。" 我说着,摸黑回自己的房间,却在转弯的时候撞了脚,没
看清前面又撞了门,发出乒乒砰砰的声音。

    " 嘶…痛痛痛。" 吃痛的我不禁呻吟出声来。

    " 哥?" 房间里传出歆韵充满关心的声音。

    " 我没事,没事。" 忙着站起来,居然又撞了一下门。

    " 哥?你怎么了?" 房间里传来脚步声,不一会,房门就打开了,里面射出了光线,歆
韵充满关心的眼神看着坐倒在地上的我。

    " 哥没事…" 我赶紧撑起身子站起来,不想让歆韵看见我现在的窘境。

    夜半三更实在静的宁谧,只有窗外的蝉还传来一些生命的气息。

    " 哥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过了一会,歆韵问道,语气比较趋于正常了。

    " 那个…哥今天下午不是有意说那些话伤害你的,对不起。你还生气吗?" 我问。

    " 不气了…早就不气了。只是觉得很失望,心里很难过。" 歆韵说。

    "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太害怕负责任了…没想到你的感受。" 我说," 我只是觉得…
我们不该这样,这样是乱伦。"

    " 别人怎么想的就有这么重要吗?" 歆韵说着,语气又激动了起来," 乱伦那又如何,
只要我们喜欢对方,别人爱说什么由他们去就是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是谁规定的妹妹就
不能喜欢哥哥了…我就是喜欢哥…" 说着,竟又要掉泪。

    " 歆韵别哭,哥知道你在想什么…哥现在也想通了,那些什么伦理道德有什么重要的…
管的着别人管不着我们俩。" 我帮歆韵擦擦眼泪,歆韵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

    我说扶着歆韵的脸庞,认真的对她说," 如果这是个以外的错误,那我愿意顺着这错误,
一错到底。"

    听了我的话,歆韵的笑容马上像花一样绽放开来,开心的问," 真的吗?"

    " 当然是真的,我李歆宇爱李歆韵一生一世,如有负心,天打…"

    " 嘘!不许你发这种毒誓。" 歆韵比着安静的手势打断我的话,然后突然抱住我说,"
我最喜欢哥了…""我也喜欢歆韵…"

    ……

    第二天,也就是歆韵要走之前的最后一天。老爸老妈多给了我很多钱,说是最后一天了,
让我带着歆韵去好好的玩一天。

    于是我选择了带歆韵去一个大部分小孩子都会喜欢去的地方--儿童乐园。

    儿童乐园里有像歆韵一样,或者是比她更小小的小孩,还有带那些小孩来玩的大人们,
反而像我这样大小的几乎见不到,处在这么一个地方里面,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尴尬的。

    " 哥~ 那个那个~"歆韵拉着我,指着那个圆盘状的东西。

    " 旋转木马啊…歆韵自己去玩吧,哥年纪太大了,不适合玩那个。" 一看上面除了不放
心小孩子的家长以外就是小孩,我要是坐在上面一定会让人觉得很奇怪的。

    " 哼~ 哥真是没情调,没有听说过旋转木马是要跟心爱的人一起坐的吗?" 歆韵都着嘴
对我说道。

    " 是~ 是~"歆韵都这么说了,再拒绝的话可是会有灭顶之灾的…

    不过偶尔这样重温一下童年也挺不错的…呃…除了周围投来的那些异样的目光以外…

    对于那些歆韵倒是挺不以为然," 我们爱玩什么是我们的事,你管别人干嘛~"

    歆韵总是这样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小,所以对这种东西很淡化…不过倒也没什么
不好的。

    " 哥~ 那个那个~"歆韵拉着我,指着那个里面有许多小车子的小房子。

    " 碰碰车啊…好吧~ 该陪你去了~"其实答应的那么爽快是有原因的,因为大概整个游乐
园里能见到比较相近年龄段里的地方就是那了吧。

    结果当然是我开车咯,歆韵坐在我旁边紧紧的抓着我,好象生怕给别人一撞自己就会飞
出去似的。

    " 哥~ 下次我要自己开~"出来之后歆韵对我说道。

    " 不行~ 太危险了~ 等你再长大点吧~"

    " 哼~ 我都已经经历过大人才经历的事情了…" 歆韵说完,充满幽怨的眼神看着我。

    我没话说…

    " 哥~ 那个那个~"歆韵拉着我,指着那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形状的东西。

    " 云霄飞车啊…不玩不玩~ 哥受不了那个。" 我赶忙拒绝道。

    " 走拉走拉~ 哥陪我去玩嘛~ 就一次!"

    最后我说不过她,还是陪她去了。

    " 哥~ 那个那个~"

    " 不行了…哥玩不动了,再玩要吐了…"

    " 那个拉~ 你看嘛!"

    " 溜滑梯!?"

    " 走拉~ 走拉~"

    ……

    筋疲力尽的我牵着歆韵的小手踏着夕阳的余辉走向回家的路。经过一座大桥的时候,歆
韵突然拉住我,说," 哥~ 你看,好漂亮哦…"

    我顺着歆韵指的方向一看,原来是桥下的那条河,在夕阳的照射下,散发出红色的光辉。

    " 恩…是很漂亮…" 经过河水一反射,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是红色的。我转头一看,歆
韵的脸也是红通通的,又让我想起了歆韵第一次在冷饮店里露出的那羞涩的模样。

    " 哥…你怎么又发呆啦…" 她自己一说之后,反而脸更红了。

    " 没办法,我的小歆韵太迷人了…"

    " 哼…就会乱说话…" 嘴上是这么说,脸上却笑的很开心。

    这里经过的车不是很多,安静的还能听见周围的蝉声。

    " 哥啊," 过了一会,歆韵说," 明天我就要走了诶…"

    " 恩,我知道。" 我说," 但是不要去想它好不好?今天是最后一天,要过的开心点。
"

    " 恩,我知道了。" 歆韵突然红着脸转过头来看看我,然后闭上眼仰起头。

    夕阳的照射下,影子里有个踮着脚尖的小女孩,和一个弯着腰的男生,站的一样高了。

    " 我会等你回来的,歆韵,我们要一直错下去哦…"

    " 恩!" 歆韵笑了,很开心,是我见过最迷人的微笑。

    The End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2008-7-4 12:48 编辑 ]还不错,就是感觉少了点,后面再来段 妹妹走了 和妈妈的故事啊很煸情的嘛,写得不错,天真无邪的感觉,支持楼主很感人啊其实,在这种懵懵懂懂少男少女爱情和道德底线的矛盾下产生的火花真的是很精彩很美丽,也许在很多人看来这个女孩很幼稚,男孩也无知,但是没有谁规定过小学生的爱情就不叫爱情,这是人生的一笔财富,至少女孩在国外的这段时间会有一份回忆,有难过,很孤独,但更多的应该是幸福。很久没有如此精彩的文章了。描写的比较细腻。读起来非常爽心写得不错,感情很细致,个性很鲜明,楼主人才啊!这个文章倒是不错,但小学生国中生这个设定未免有点过去牵强。呵呵,场景描写满细腻的,足见作者的功底,情节嘛...个人觉得还有挖掘的空间说实话,这遍文章写得不是很好看,希望楼主继续努力。为我们逞来更多作品。年纪也太小了点,
看起来没什么带入感~~